郑渊洁:作家不要看别人的文学作品 那是二手货

  • 时间:

  郑渊洁:我有一个体会可以和年轻的朋友们分享:积少成多。积少成多就是你每天写一点,并不累,但是坚持每天都写,过30年之后再看,真是一个不得了的事。有时候人干事就想很快地干成,就拼命地写,但实际上我觉得每天干一点也不累。我每天四点半起床写到六点半,基本上就几千字。《童话大王》每期是九万字,我每个月就写这么多。我觉得好多事就是,你养成习惯了就觉得不是麻烦事儿了。

  南方日报:如今的孩子受漫画和动画片的影响比较大,你的儿子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拓展工作,近年有没有将某部作品拍成动画片的打算?

  郑渊洁:第一,是谁的好就看谁的,不论国籍。4到12岁这个范围还是挺大的。第一本推荐的,是我受益的书,我推荐《西游记》,这书我放在枕边天天翻,从小看到现在。还有就是我孙女出生以后,我给她编了一套书叫《郑渊洁十二生肖绘本》,这个书卖得非常好,过百万了。我觉得小孩最重要的是从小养成好习惯,于是我就把这些好习惯融入到故事中。有的是爸爸妈妈告诉她怎么刷牙,有的是告诉她吃饭时有一个最基本的规矩是先吃菜,再吃肉,再吃菜,所有宇航员都这么吃。再比如,借此提醒孩子们走路的时候要注意井盖,井盖有可能不牢靠,诸如此类的问题。可能爸爸妈妈还不知道,也可能知道了之后对孩子们讲不起作用,但是放在故事里他们往往就会听了。

  南方日报:今天中国的幼儿教育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很多家长会选择外国的童话作品来作为启发儿童心智的材料。相比之下,中国的幼教书籍还是少了一些,假如让你来为4至12岁的儿童开一个中国儿童读物名单,你会开出哪几部?

  南方日报:近年来作家抄袭案不时引发争议或诉诸诉讼,比如郭敬明抄袭庄羽,于正最近败诉于琼瑶。你对文学的抄袭现象怎么看?

  我喜欢写作,我趴在桌子上写作的时候特别享受,因为我构建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世界。在生活中满足不了的时候,就通过我的作品去实现。一天24小时中,对我来说最享受的就是凌晨四点半到六点半,白天我是全世界最闲的人,所以有人说你一个人写一本杂志30年,这么累。我说,不是啊,全世界最闲的就是我,因为我凌晨两个小时,就把这一天要写的东西写完了。所以我才在孩子不想上学的时候在家教他。这30年我也是每天都陪着父母,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开心了还给他们做饭。一般不写作的时间就是和家人在一起,因为我不能离开北京。1986年的时候我出过一次国,结果那期的稿子就误了。除了参加活动之外就是和家人在一起。因为我是早上写作,白天就是我两次写作中间的中场休息。

  南方日报:近些年,你经常名列作家富豪榜前列,对比大多数作家,你的写作带来这么大的收益,这对你意味着什么?

  郑渊洁在演讲中说,父亲郑洪升曾是军校的教师,在他儿时的印象中,父亲每天都要不停地看书、写字或备课,这让其对读书和写作从小就产生了崇拜心理。父亲后来没了工作,变得很沮丧。但他惊奇地发现,《童话大王》创刊后,父亲竟变得开心起来。当时的写东西只能用钢笔写,一般一天就要灌墨水,很麻烦。但有一次他写了一周,钢笔里的墨水仍然不需补充。结果一次晚上起夜去洗手间,才发现原来是父亲在默默地帮忙。

  一个人独自书写童线年,《童话大王》月刊伴随几代儿童健康快乐地成长。《童话大王》的发行量是世界上唯一可以与《哈利·波特》相媲美的童话。三十年来,郑渊洁笔耕不辍,创造了许多美好的形象和故事,如今的皮皮鲁已经40多岁,郑渊洁还给他配了一个外国媳妇——燕妮。

  12月26日,“第六届中国梦盛典暨南方周末创刊三十周年庆”在广州中山大学举行,万科董事长王石、《童话大王》的唯一作者郑渊洁、著名导演陈可辛等以“30年·理智之年”为主题,分别发表了演讲。

  如果你看别的作家的作品就是二手货,那么看到一定程度以后,你可能分不清是你看的生活,还是你看的别人的文学作品。所以我在写作以后就几乎不看文学作品,我也不看别人的儿童文学,就没有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人说过我抄袭。30年的过程对我而言没什么变化,当年的孩子们都已长大,我的好多书里既写了孩子的故事,也有好多是写社会人心或反映民生的。因为会老有这种灵感,写作就很轻松。所谓的抄袭要分什么情况,有的是恶意抄袭,有的可能是无意的,因为看的文学作品太多也可能会产生错觉。

  郑渊洁:因为办过一个“皮皮鲁讲堂”,大概2008年至2012年期间我教过2000个孩子,当时我就在物色这个接班人。也有很多孩子的写作非常好,现在经常发表作品。虽然过了30年,目前还是我继续在写。但是看吧,将来也会有孩子加入进来。

  南方日报:你曾经说,不再迷恋“童话大王”的称谓,《童线周年的时候,你可能会让弟子接班,现在你已经物色好接班人了吗?

  郑渊洁:首先靠写作挣钱多不丢人。其次也不是说销量大的作家就是没有价值的作家,毕竟不是严肃文学。我觉得自己的作品有没有价值,将来能不能流传,活着的人评论都挺浮夸的。因为在你去世之后才能证明。关键还是通过作品向你的读者传递一下对读者有益的信息,我觉得就可以了。现在如果有更多的人能通过写作来体现人生价值也是一件好事。

  郑渊洁:儿童电影的特点是市场特大。不管是成人还是儿童影片,要拍一个好的东西首先要有一个好故事。有了好的故事,剩下就是要有一个导演。中国的电影市场目前来看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美国的电影市场是在萎缩的。9月份,美国拍摄《阿凡达》的特效摄影大师和《美国队长》的摄影者和我在北京做了一次对话,他们也认为中国的电影市场非常大,所以他们才会到北京来开论坛。我认为中国电影市场是很神奇的,突然间就没有盗版了,所有人都到电影院去看电影。他们归结于90后已经进入市场了,非常对,这些孩子愿意到电影院去看IMAX电影。因为郑亚旗(儿子)告诉我一个信息,这几个月找他要拍《皮皮鲁和鲁西西》的人是排着队的,还都是有名的制作人。所以我觉得有这么多观众,又有这么多好的电影院,是非常有前景的。

  打个比方,今天在我来的飞机上,一有灵感,我就记在了那个呕吐袋上了,记了很多,回去我就誊在一个本上。因此我觉得,如果你是作家的话就尽量不要看别人的文学作品,看生活吧。正是父母的爱和支持,才让郑渊洁有了创造童话世界的不竭动力。我儿子投拍的这些剧我都看了,拍得都挺好的。“如果你的动画片是想拍给现在的小孩看,就一定要把它改成现在小孩,能接受的审美和表现方式,这些小孩可能没有舒克和贝塔的图书,但我希望他们因为动画是个好内容去看,而不是说因为我看过舒克贝塔才去看。小学没有毕业的他后来总是告诉家长,最好的教育,就是对孩子的鼓励。郑渊洁:动画片我还不知道,但是线集的《皮皮鲁和鲁西西》已经拍完了。所以,当英国首相卡梅伦问他为什么能一个人写30年时,他的回答说:“为了让我爸妈开心。还有一部电影也要开拍了叫《罐头小人》,应该是那种大片制作。预计是每年一部,这个真人的电视剧是八季,每季30集,现在拍了第一季。郑渊洁:我写作以后,就不太看文学作品,只看一些别的书,比如哲学、经济类的。对于儿童电影的产业现状,你的看法是什么?郑渊洁:我所有的写作过程都很快乐,很少有那种折磨的感觉。我写《童线年,最大的变化就是那时候是用钢笔写,现在用电脑写,当然从去年开始我又用毛笔写。因为我觉得作家就应该看生活,然后把你看的生活告诉读者。”我在写作以后就几乎不看文学作品,我也不看别人的儿童文学,就没有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人说过我抄袭。”南方日报:对比国外,我国的文学创作在编剧、影视的产业链上一直处于薄弱和青黄不接的境况。可能是因为还有童心和好奇心,所以我在生活当中遇到的事就老有灵感。中央电视台在今年寒假期间就会播出。

  郑渊洁:有给成年人看的,像《智齿》、《金拇指》都是我写的专门给成人看的小说,现在出版的有7部。这些就不属于单纯的童话,算是荒诞小说,这个销量也非常大,还有像《病菌集中营》、《白客》,都很受读者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