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书为师

  • 时间:

  在这之前,我只是一个文学青年,在这之后,我才开始了自己漫长的经济学学习,成为了一个有经济学思维的青年人。

  这些年人们重新审视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品,沈石溪、杨红樱、郑渊洁这些最畅销的作家都备受质疑。方舟子对郑渊洁的批评是语言粗俗、少儿不宜、很黄很暴力。类似的批评不可胜数,儿童文学的历史传统在这些愚昧的批评声中被遮蔽了。《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古希腊神话和《圣经》,里面其实也不乏很黄很暴力的东西。书籍中这些今天的大人们认为“少儿不宜”的内容,恰恰是孩子认识复杂世界的必要组成。就是历史学者刘仲敬所谓的“杂质”,没有杂质的作品的价值是可疑的,正如人要吃五谷杂粮,而不能只靠营养液活着。

  我是哈利·波特迷,我的一些学生也是。我是看着哈利·波特长大的,我的一些学生也是。第一次接触哈利·波特的时候,我还在读初中。

  我们中学课本中选的那些台湾作家席慕蓉、张晓风、余光中等人的作品,让人看到一个优美、有文化的台湾。但是台湾文化“思想性”的一面确实没有体现,而李敖作品中提到的那些名字加起来是另一种“中国文化”。我的批判性思维的教育,就是通过李敖、胡适以及被他们影响的大陆学者的作品来完成的。

  李敖是一扇非常重要的窗口,他身后的传统就是那个在我们的语文教育中缺失了的世界。胡适、殷海光、雷震……我是因为读了李敖然后又去图书馆一本一本找胡适的书来读的。

  米塞斯写了许多经典名著,其中有《人的行动》这样的大部头。《官僚体制·反资本主义的心态》其实只是他的两本小书——小到合并在一起依然是一本比较薄的小书。

  我在10岁的时候读,20岁的时候重读,30岁的时候再次重读,每次都能带给我新的触动。其实,管一管只会增加政府的权力,管一管的长远结果是什么?多数人是不具备分析能力的。“一个人的阅读史就是他的精神成长史”,是一句已经被说滥了的名言。《格林童话》是在人生不同阶段可以反复阅读的作品,这很神奇。齐亮,生于1987年,悦谷学习社区教师,长期从事阅读推广与青少年教育工作,先后在多家著名阅读、教育机构任职,在民办中学开设过经济学、积极心理学、人文通识等课程,编有《我想和中国教育谈谈》一书。而韩寒的批评不是指向哪个老师、哪所学校、哪本教材,而是指向整个教育体制,这很了不起,虽然今天看觉也许得很平常。我很感谢郑渊洁,在我童年时他就用自己的作品教我做一个善良、正直、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人。上学期的小说课上我就带学生读郑渊洁的长篇小说《智齿》,这部作品依然能够吸引我,打动我,也吸引和打动我的学生,这就是经典的力量。张宏杰的作品《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乾隆皇帝的十张面孔》《中国人的国民性演变历程》都是批判中国文化的。讲的就是正义与邪恶、真实与谎言、自由与奴役的冲突,也可以说是斗争。这既是一本成长小说,也是一本政治小说。这句名言并非适用于所有人,但是“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多年后在图书馆上阅读课,我与学生们聊这本书。聊“童话里讲的是真的吗?”——童话于我们,可谓意义深远,可以让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跳出现实的局限,保有想象的勇气。

  张宏杰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历史学者。我的读书方法是:喜欢一个作者或学者,就买他所有的书,反复读。

  人们对席慕蓉的诗歌有很大的误会,以为就是一种小清新文化。其实不然,你去看席慕蓉40岁以后的诗,写殷海光的,写蒙古草原的,有沉郁大气的气象。我至今都觉得席慕蓉的诗歌和散文好。中学时,只要见到她的书,就看,就买。清新优美的文字好像容易模仿,以至于让大家觉得这种写作很容易。其实是错觉,那些模仿她的人,都没有达到她的水平。她作品里的那种温柔、敦厚、和美,是能温暖少年人的真正力量,也是我们现在文化中所缺少的东西。

  人不读经济学,不读正确的经济学,很难真正地长大成人。我们只是以为自己懂自由,以为自己懂责任,以为自己懂天下大势。

  书中的许多名词,比如“泥巴种”“黑魔法”“神秘人”都非常有现实意义。让人想到“乡巴佬”“禁书”之类的。

  但我认为,这反倒是米塞斯最重要的一本书。它适合作为我们每一个人的政治学启蒙教材,值得一遍遍地阅读,并运用书中的方法去思考现实问题。米塞斯其他作品哲学气、学术气太重,这本书却是非常通俗易懂。

  大师们的小册子,常常比他们的大部头还要精彩。《权力与市场》就是这样一本书。权力与我们每天的生活到底是什么关系?权力对我们的影响是怎么发生的?罗斯巴德给了我们一个全新的视角来看待社会问题。

  但依然留下了大量的经典。哈利·波特的主题其实非常严肃:人要怎么面对邪恶、面对不义?这也是我的视角。我们许多人遇到问题特别喜欢呼吁政府管一管。能有机会回顾自己的阅读史,总结对自己影响最深的10本书籍,总是一件很好的事。不客气地讲,没有经济学素养,分析社会问题的人只是另一种文盲。作为一个创作量极高的作家,郑渊洁作品驳杂,良莠不齐。但是讲曾国藩的这本确实让人看到传统文化中严肃、认真、顽强的一面。这让我和同学们第一次对应试教育产生了怀疑和否定——以前我们可能只是有许多不满和抱怨,指向的都是局部的细节问题。读过的书,也像爱过的人,令人回顾时心生感叹。我读初中的时候,举国讨论“韩寒想象”?

  无论学校如何改革,网络如何发展,书籍始终是我们自主学习、接受教育最重要的路径。我们选什么样的书,就相当于遇到什么样的老师。老师常常不能选择,书籍却可以选择,这是值得庆幸的事。我自己很感恩在成长过程中能遇到许许多多的好书,虽然生活难免有很多艰难困苦,但每次想到自己已经读了那么多好书,就觉得生活足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