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199个属于我的商标被抢注 我要活到262岁

  • 时间:

  某次去新华书店买书,他偶然碰到一个孩子问店员,有没有儿童故事书,服务员答没有。郑渊洁才发现货架上基本没什么儿童读物,这让他心中一动。

此前,郑渊洁曾在1988年授权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摄《舒克和贝塔》动画片,一年过后出现了许多衍生品。“现在还有199个属于我的商标被恶意抢注。“我给了他经济回报,你看现在中国作家财富排行榜,他的钱基本都是我给他挣的吧。郑亚旗认为,最后还是得靠结果说话。据相关法律规定,根据演绎作品再演绎的要经过原著作者的授权。据称在部队里修过超20架歼击机的他,在部队5年后,拿着160元复员费,转业回了北京。但此前,郑渊洁多次维权效果都不好,“前年我再次就这个事情维权,当时判决侵权成立,销毁侵权出版物,赔偿了25万元。”15岁那年,郑渊洁参军,成了空军地勤人员。争取一年一个商标,我一定要活到262岁,看着199个商标全部被宣告无效。

  碰巧,《人民日报》上一则国家将实行计划生育的消息引起了他的关注,郑渊洁一下子有了主意。”不久前,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郑州皮皮鲁西餐厅”恶意抢注,已使用14年之久的皮皮鲁商标无效。“如果一家有三个孩子,父母可能只买一本书给孩子看,但如果只有一个孩子,他们可能会给他买30本书。”20岁出头的郑渊洁,成了一名普通工人。”4月27日,在中国国际动漫节上,腾讯视频宣布和郑亚旗的公司一起开发经典IP《舒克和贝塔》,制作成动画?

  在知乎某条问答里,郑亚旗曾写道,“我从小看日本动漫和好莱坞电影,一直觉得老郑的内容不比他们的差,有些甚至超越了他们。”

  皮皮鲁和鲁西西这对双胞胎,是郑渊洁最经典的童线月,郑渊洁再次向国家商评委递交了郑州皮皮鲁西餐厅商标无效宣告的申请。

  郑渊洁1997年就开始和该餐厅交涉,然而得不到回应。久而久之,他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2003年,该餐厅抢注商标成功,这意味着,它的商标受法律保护。

  郑渊洁在微博上就桥底积水问题,给时任北京市朝阳区区长发了一篇公开信。这封信得到了区长的回信,“他详细列了很多数据向我解释积水的原因,也没有官话套话”。据悉,信里也提出了解决办法,区长告诉郑渊洁,“下水道项目改造需要600万立项,在改之前我承诺,给每一个下水道上安装一台水泵。”

  上世纪90年代初,第一次买车的郑渊洁去验车,被告知灯光不合格,收了12块钱。几年后,他第二次去为新车验车,又被告知灯光不合格。“无论多好的车,灯光都不合格”。这引发了他的好奇,调试灯光的时候,就在旁边盯着看。“师傅就对着改锥先顺时针转三圈,再逆时针转三圈,我傻眼了。”调试师傅照旧收了他12块钱,郑渊洁坐不住了。他开着新车出去,立马又掉头回来,跟师傅说要验车。师傅回他,灯光低了。他把单子掏出来给师傅看,“我一个小时之内刚验车,他说你是来找事儿的吧?”

  这是三代以来,郑家的第一位大学生。郑亚旗认为,妹妹从小就喜欢摄影、拍片子,当导演是顺其自然,“我们家庭教育最好的一点是,老郑和我们非常平等,也非常尊重我们的意愿,让我们广泛接触世界,哪怕很多东西他不喜欢。”儿子做文化产业,女儿学导演,一切都似乎殊途同归,总有些子承父业的意味。

  又一次,郑渊洁开车经过某地,正巧遇上下雨,雨水很小,桥底却积了很深的水,他足足被困了6个小时。

  而最困扰他的一个问题,就是2003年抢注商标成功的郑州皮皮鲁西餐厅。“很久之前,读者就给我写信,在(这家)餐厅吃东西,吃出不愉快了。我说这不是我开的餐厅,跟我没关系。”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郑渊洁。他把这个人的名字默默记下来,并放在了写字台前,“不想写的时候就看看他的名字。”之后,郑渊洁坚持一个人写《童线年,《童线万册每月。

  儿子郑亚旗因“在学校学习不快乐”,小学毕业即辍学在家读家庭私塾,被郑渊洁笑称是“臭名远扬”。



  “不管我走到哪,都有人问我,西藏皮皮鲁投资有限公司是你开的吗?烟台皮皮鲁宠物店是你开的吗?”郑渊洁哭笑不得。

  据悉,新《商标法》增加了诚实信用原则条款、禁止抢注因业务往来等关系明知他人已经在先使用的商标等规定,并增加了关于商标注册审查和案件审理时限的规定等。

  “一个人写《童线年,是一件极其需要毅力的事。每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总会想起这句话。”郑渊洁说。

  2013年8月30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决定。新商标法于2014年5月1日起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