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白岩松 把日常工作撞成信仰

  • 时间:

  我常说,书里头有一个更好的自己!但我不是说我这本书啊,我在“东西联大”也不会推荐我的书,我会到他们临毕业再送给他们。我两年中每个月都要和他们面对面交流,我要请每个学生吃20多顿饭。看上去亏大了,不过这样才有乐趣。

  记者:是不是担心“没有新人来”,才在北大、清华、人大和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中开设了一个“东西联大”?你如何向这些学生阐述你的新闻理想?

  白岩松:我父母是不同的民族,我父亲连汉姓都没有。我出生在离前苏联很近的一个村子,离漠河都很近了。能够走到今天,我非常庆幸自己是个新闻人。假如你是时代的游客,新闻这个行当会让你看到更多景色,体验更多的喜怒哀乐。我的失眠就是被直播治好了。既然永远不知道明天做哪条新闻,那就睡吧。我还是相信时间,相信明天。不相信又能怎么样呢?除了说话我也无能为力,相信就是一股力量。请注意这本书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个世上本没有路,说的人多了就有了路。

  这些年,微博和微信上不断冒出“白岩松金句”,有鉴别能力的人当然能一眼看出其中的猫腻。但面对被蒙蔽的大多数,白岩松不得不出版新书《白说》告诉大家:“我没开微博,也没用微信;只能确定这本《白说》里的话是我说的。”

  如果传统媒体无法提供更好的内容,即使没有新媒体你也待不下去。白岩松:说到记者究竟应该怎样描述一个事件,我的态度一直是回到“记者”这两个字本身。至于微博和微信中快速流动的信息,只要这个信息足够有价值,最终还是会汇总到我跟前来。节省出来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啊:看书,跑步,听音乐。白岩松:微博和微信,的确给了更多人表达的机会。白岩松:观众厌倦我的时候,或者我要为说对的话认错、写检讨或停播节目,就是我辞职的时候。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公司”)拟对第八届监事会换届并进行第九届监事会选举。就像那些随手拍下的照片,相机再好,最后也会被删掉。所以我完全没有必要每天在上面花费几个小时。我们只是记录的人,当任何事情没有结论的时候,你要提供更多的事实给大家,选择中性的词汇,中性的态度,哪怕很多人觉得你不该这么说,或者你说得不过瘾,但时间会证明你是对的。但我在CCTV已经有了足够大的表达平台,这个机会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吧!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现在照相变得容易了,人人都是摄影师,到处都有照相的,可是好照片增多了吗?在人人都可以照相的时代,优秀摄影师的价格比过去高多了。依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公司章程》等相关规定,公司职工代表大会选举汤云霞为第九届监事会职工代表监事。我现在是以做志愿者的心态,在CCTV继续干我该干的事儿!现在人人都有一个键盘,人人都可以当记者,做记者的门槛没有那么高了,但大家对能提供优秀内容的优秀记者更重视了。但即便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得把日常的工作撞成自己与别人的信仰。记者:在自序中你曾经自我调侃:说了也白说,但不说白不说。你什么时候遇到过“说了也白说”的情况?白岩松:无论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受众最关注的还是内容。即便在网上,传播力最强、影响力最大的还是那些5千字到1万字的深度报道。

  白岩松:对儿子呀,人家总有自己的逻辑!不过呢,我儿子虽然是90后,但他打算去学历史呢!我对90后非常期待,对80后非常同情,因为80后的父辈还没有积累出相当的财富,80后因此要承担很多现实家庭就业工作物质的压力。我观察,90后会更顺从自己的兴趣爱好,他们对很多糟糕的事情不是采用激烈的抗战,而是“路过”,根本不关注。

  白岩松:90后和90后也是不同的,我向“东西联大”的学生荐书跟在外面推荐书也不一样。四所学校五个院系的学生,每届11个,他们也是一种混搭。因为要带他们两年,我就要非常系统地去推荐,当然也会有一个动态的增删,根据每届学生特点的不同,设计每个月书目。现在的年轻人读书的确比我想象的少得多,我曾经笑说你们是不都是高考结束直接上的研究生?大学是博览群书的好时光,这一代阅读量太少!

  白岩松:跳槽的事每天都在发生,新媒体跳槽的人更多。我也是跳过槽的,20多年前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跳槽到中央电视台。我们在《东方时空》的时候也是每天有人来也每天有人走。当所有人都跑掉的时候,你的勇气不妨大一点。有人跳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新人来。你们走了可能我们这批人还能撑一些年,但是没有新人来了这问题就很大了……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一种预感,我也不会在中央电视台退休。

  虽然“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儿”,网友们“今天为你点赞,明天对你点杀,落差大到可以发电”,但白岩松依然以他的执守,在新书中传递出一种与年龄和职业相关的洞见与达观。

  白岩松:观众厌倦我的时候,或者我要为说对的话认错、写检讨或停播节目,就是我辞职的时候。我现在是以做志愿者的心态,在CCTV继续干我该干的事儿!但即便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得把日常的工作撞成自己与别人的信仰。

  记者:现在的90后接受信息还是使用新媒体更多一些,纸质书的阅读量更不能和前辈相比。“东西联大”的孩子应该是1990—1992年出生的,你如何向这些最早的90后推荐阅读书籍?

  上周,《白说》在首都图书馆首发,白岩松也用出版方的微信接受了楚天都市报记者和其他同行的采访。

  不要把逗留在手机屏幕的时间当作你在阅读。在微信圈阅读到的,都是朋友和你自己的选择,你选择的是和你相同智商的东西,高智商被你拒绝掉了,你怎么去提高?